Saturday, March 13, 2010

九个月后的启程

一张在九个月前买的机票,终于成行了。倦怠感比以往还要严重,就连行程大纲也没拟好,我没有处于旅游的兴奋状态。对于斯里兰卡没有抱太大的期望,我只希望可以顺利熬过这十二天的旅程。在弟弟的载送下,四人准时到达机场,六点十五分的飞机,在白昼前离开这土地。在睡与醒之间,斯里兰卡的大陆悄悄地在窗户外清晰,层层的山峦不同程度地反射阳光。飞机从陆地驶出大海作了回头转,于当地时间七点许抵达,尽管我们已经坐了三个多小时的机程。

第一件要办的事是换点小钞搭巴士到科伦坡(Colombo),淑梅很兴奋地把她父亲于二十多年前用剩的斯里兰卡卢比到柜台询问,结果被告知不能用。用美金换了小钞后,出了飞机场大门,搭了免费转接巴士到巴士站,再搭巴士到三十多公里外的科伦坡。甫下巴士后,原一心一意要搭巴士到Dambulla,但被路人带到火车站询问中心,负责人大约了解了我们要到的地方,再向我们介绍了租车配套。这时候,大家在卢比换美金、美金换马币的兑换率下计算,一轮脑力激荡和数学考验之下,妥协地拿下七天的租车与住宿的配套。为了秉持一天只花一百马币的原则下,配套已经花了我们平均一天八十马币的预算,大家折衷考虑节食啃面包。

此刻,还是有点后悔拿配套,这不符合背包低开销的原则,唯一可以说服自己的是,住好一点,不用挤巴士及担心交通衔接问题,把握时间去多一点地方,就当慰劳自己,也不要让队友太辛苦。接着,我们不远处换了不错兑换率的卢比,吃了第一餐面包午餐后,于一点搭火车到Kandy。负责人用心地告知我们靠右的座位有较好的景色,我们手握着二等舱的坐票,但遍寻不着空位,唯有在厕所旁的小空间坐下,在和当地人聊天下,摇晃中花了四个小时抵达Kandy。

酒店的职员已经恭候我们,载我们到酒店放下行李后,紧凑地把我们带到佛牙寺(Sri Dalada Maligawa),然后放下一句话,说不回去吃酒店的晚餐就没有免费回程载送。在纳闷中,我们在佛牙寺旁的小礼堂看了一场原本不在计划中的Kandy传统舞蹈表演。舞蹈还算赏心悦目,历时一小时共十组舞蹈,其中舞者扮演大蟒蛇驯服记,颇有民族色彩。最高潮的部份莫过于压轴的近距离观赏吞火及过火炭,让游人目瞪口呆,啧啧称奇。

节目完毕后,我们步行到一旁的佛牙寺。傍晚的Kandy湖别有一番风味,趁光线还未完全消失时,来得及将之拍下。这一座人工湖于一八零六年为最后的国王Sri Vikrama Rajasinha所开凿,佛牙寺正处于河畔旁。进入佛牙寺范围必须被搜身,以确保游客没有携带危险物品。佛牙寺建于一五九二年,据说佛陀圆寂后,留下三颗珍贵的佛牙,其中一颗辗转从印度流入斯里兰卡,被安置在这佛牙寺,成为世界各地信众心之向往。付了门票后,我们各自在里头逛。经过了布满华丽壁画的拱廊,便进入寺内,刚好有祭祀仪式进行中,游客和信众都很多。

我们未能亲眼目睹佛牙,却见证了佛教凝聚了人们的虔诚,度化信众。旧寺后方新添了新殿,白色内殿凸现庄严,殿内有座金光闪闪的坐佛,又有多幅描写佛教故事的油画。佛牙寺外,有许多信众点油灯祈福,盏盏灯排列在架子上,点亮了信众心中的光明。逗留半小时多,我们屈服于酒店职员,回到酒店用餐,瞧了瞧隔壁座洋人的食物分量还蛮大份,决定只点两人份。

用餐后,虽然时间还早,但还没完全克服时差,大家提早入眠。也好,我还没从工作压力中释放,还没进入旅游的轻松状况。

4 comments:

The Deaf Listener said...

Welcome back to blogging!

Thought you have ended the blog. hehe... cool place in Sri Lanka. Some country that I would actually consider to visit one day.

Hope to hear more from you!

赛柏拉斯 said...

laziness always win... that's why

gRace said...

火车票都没有对号座位哦?还是因为是二等舱?
以前我也试过签了一天的配套也是有点后悔,因为老是有人跟着很碍眼。呵呵

琦哥与宝珠 said...

果然是好站!
写的详细,文笔一流,能付有详细地图更好.
(还有的是图片较小些).